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佛山“简巢”事件引关注 业主谋利套路深

2020-12-14 09:17:49 来源:东南都市网 字体:

2020年12月3日,位于广东佛山黄岐岐西路1号的简巢酒店因二房东退出无法与业主达成合同变更,导致被扫地出门事件被媒体曝光后,很快在网上发酵并纷纷转载,引发了社会各界特别是酒店行业人士的高度关注与广泛热议。

“二房东‘跑路’,业主为何不与酒店变更合同甲方?”“合同没到期,二房东与业主是否应承担简巢酒店赔偿责任?”“简巢酒店太亏了,谁应该对投资人的损失埋单?”众多网友热议的同时也提出了自已的质疑。为此,笔者再次对事件进行了梳理,并对涉事简巢酒店及二房东进行了深入了解。

简巢冤屈有内情 二房东跑路背黑锅

据简巢酒店江先生(化名)介绍,在简巢事件整个过程中,因业主谭某一纸诉状,简巢、二房东都输了官司。结果是简巢可谓全军覆没,整个投资化为乌有,二房东不仅50万押金被没收,还要面临150万巨额租金赔偿,物业业主借助官司合法的在疫期其间取得同期的3倍收益。

据了解,简巢酒店所在大楼二房东叶先生从业主谭某波手中以每月15万余元租金整体租赁过来的,然后分租给三个租户,分租后总租金收入每月21万余元,也就是说,二房东每月盈利将近6万元。2019年5月,因一楼租户退租,一楼租户每月租金6万余元,少了这笔租金,二房东没了利润。因此,叶先生于2019年5月份向业主谭某提出解除合同。

不难发现,二房东跑路其实是形势所逼、出现亏损不得已造成的,实际上二房东就是替谭某背了黑锅,只是二房叶某东当时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的地步。

黑心业主陡“变脸” 简巢被其扫地出门

对于江先生的说法,叶某也给予了证实。

按照叶某的说法,2019年8月27日,业主方、二房东及简巢酒店三方进行了协调并达成了口头协议(酒店新进3名意向投资人有旁听),谭某承诺只要叶某补交5万元,放弃50万押金,他愿意承接酒店合同的所有权力与义务。事后,叶某如约交付了5万元给业主谭某,随后简巢酒店负责人与意向投资人多次找谭某要求变更纸质合同,谭某一句话“我说的话就是合同”,就是不签文字协议,没有一纸法律保障,谁敢投资简巢?吓跑了投资人。

实际上,在口头协议达成后,简巢也曾直接给谭某支付过30余万元的租金,早已于业主发生直接关系,之所以不变更合同,完全是业主谭某早就盘算吃定了二房东及简巢酒店所付的押金并将简巢赶走。

业主恶人先告状 简巢二房东被活“埋”

二房东叶某与业主谭某就押金引发的纠纷,叶先生也认为,实际上就是业主想故意侵吞其50万及酒店27.3万押金引起,按照双方合作多年的关系,双方各退一步,事情是很好解决的,何况双方都已经协商好,没想到正是业主的一拖再拖等来了疫情,将本来简单的事情弄得更复杂了。

2019年年底,业主谭某一句话”法院不是没有人”,将叶某及酒店告到了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2020年1月底,疫情爆发。为了配合公安部门明文规定管理,酒店关门,二房东和简巢只能无奈地等待法院判决。其间谭某亲口承诺:官司了结后同意原酒店物业继续租给简巢经营。2020年4月3日,法院开庭。2020年5月18日,判决结果出来,简巢没有如愿等到谭某重签合同的电话,等来的却是让注销公司的通知,本想继续酒店经营的希望破灭了,不仅如此,酒店还得承担2020年4月9号前的所有房租。更让江某感到气愤的是,新进的布草就连一条毛巾业主谭某也不让拿出来,电脑、帐本、电器等全部侵吞,就这样被扫地出门。

至于二房东叶某,同样等来的是押金50万被没收,还得承担该物业从口头协议达成至开庭间所有谭某认定的欠租及滞纳金共计近150万元之巨。一句话,简巢酒店、二房东叶某全被业主谭某波套路。

2020年6月,叶某对一审判决结果不服,上诉至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年9月24日,二审开庭。其结果不言而喻,仍然是驳回了二房东叶某的上诉请求,看来法院有人还是管用的。

疫情期间商业租赁合同纠纷处理应慎重

对此,有法律界人士分析认为,此案处理存在明显的法律漏洞。

首先,二房东与业主签订的是整体租赁协议,退还物业也应在同一时间整体退还,不存在退了一楼还保留其余楼层的租赁权,如果业主认定退还一楼物业,其余楼层保留租赁权,则业主应及时与二房东重新确认租赁权限;如果不保留二房东其余楼层的租赁权,业主应当及时与其余楼层租户变更租赁出租方;且业主其间也多次挂出一楼招租广告,因此,本案判决明显有偏袒业主之嫌。

其次,简巢酒店直接交付业主租金实际上是业主对简巢租赁权的认可,如果业主否定简巢酒店的直接租赁权,则不应当收取简巢酒店的租金,而应当由简巢酒店付给二房东后再支付业主。另外,二房东也兑现了三方协商补交5万元给业主的条件,因此,业主既然认可了简巢酒店的物业事实租赁权,应当根据三方协商的口头协议及时变更合同出租方。

第三,5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聚焦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买卖合同、房屋租赁合同、金融合同、医疗保险和企业破产等案件类型,提出了23条具体指导意见。本案中一审判决是5月18日,而二审是9月24日开庭,显然判决应遵循最高院的指导意见,并依据协调好三方关系,避免给投资人造成近700万巨额投资损失。而如果解除合同,也应当退还二房东(包含简巢酒店)的押金。

此外,江某、叶某还向笔者透露,实际上该物业产权并不属于业主谭某,因谭某是本地人且有关系网,该地块是他早前拿下来翻盖了物业后专门拿来出租赚钱的,这样的物业谭某还有不少,实际产权可能是归地方政府相关部门所有。

对此,该法律界人士认为,如果物业产权属于政府部门,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疫情期间还应当减免二房东及租户相应的租金。

对于本案的发展,笔者将继续密切关注。

原文链接:http://www.dnnygroup.com/new/2020/fazhi_1212/2759.html

(编辑:岳明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6026517号 中商法治网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