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浙江浦江县官员违法乱纪企业家利益受损投诉无门

2021-04-27 22:42:53 来源:东南都市报 字体:

(本网浙江讯)近日,本网不断接到浙江省浦江县群众读者吴军荣来信反映:浙江省浦江县司法局局长傅国方在担任《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协调处置工作组》组长期间,为了私利,违背浦江县委、县政府“维稳帮扶企业”的政策精神,利用职权直接插手企业经营管理、伙同他人对企业进行蚕食、阻挠法院依法执法、激化企业内部矛盾、影响浦江建

\

设局违法行政、在其干预下使法院违规受理案件、和腐败分子黄炳立串通一气使健康企业进入破产程序,使企业家吴军荣创办的荣建置业有限公司价值14亿元的资产被以5.2亿元操作性内部拍卖,拍卖所得资金被破产管理人存入7家银行掌控冻结。

腐败分子黄炳立利用职权指示授意浦江县市场监督管理局部门领导黄建红,违法、违规强行将吴军荣67%的股份变更至南通亚伦房地产公司名下,造成吴军荣巨大财产损失、面对傅国方、黄炳立(已被双规)、黄建红利用公权力帮助他人对其财产进行侵占,企业家吴军荣投诉无门。

接到群众读者来信反映,本网工作人员迅速前往浙江省浦江县进行调查了解。

浦江县隶属浙江省金华市。位于浙江中部,金华市北部,浦江县面积920平方公里,辖7镇5乡3街道、409个行政村和20个社区。浦江历史悠久,已有1800多年历史。历代名人辈出,素有“文化之邦”,“书画之乡”,“水晶之都”,“挂锁基地”和“中国绗缝家纺名城”之称。

在浦江县,本网工作人员见到了群众读者及债权人,据群众读者反映:

2013年,浙江省义乌市房地产开发商人吴军荣到浦江县投资《荣建臻园》项目,经人介绍认识了浦江县张建人,张建人蛊惑说:“浦江县浦阳街道西山公园对面有一块较好的地段,可以通过浦阳街道书记黄炳立低价拿到该地块,黄炳立需占股15%。”

2013年6月22日与张建人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约定由张建人负责挂牌拿地,资金由吴军荣负责,吴军荣占67%股权,张建人占33%股权(含黄炳立的15%),注册资金各自负责。

2013年8月29日,浦江县国土局挂牌出让该涉案地块,中标价6026元每平方。中标时股份为刘伯香90%,吴军荣10%。刘伯香是江苏南通人,吴军荣为了投标资金的落实同刘伯香签订了一份股权转让回购协议,向刘伯香借款2.79亿元,年利率45%。

2013年11月份,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领取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

2014年元月26日,吴军荣经稠州银行介绍,向渤海信托公司以吴军荣在义乌的荣赫贸易公司作平台,浦江荣建

\

置业有限公司土地使用权证作抵押,吴军荣名下的义乌融华置业公司34套房产作抵押,还有义乌两个企业作担保,向渤海信托贷了3.6亿元,实际使用3亿元。到账后按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偿还刘伯香高利本金2.79亿元。归还的利息6000多万元,是刘伯香利用利复利的模式通过江苏银行委托贷款给荣建公司,年利息30%。

2014年4月1日因偿还高利后,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资金链紧缺,吴军荣又与义乌放贷人龚逸群签订一份《借款合同》,借款4000万元,借期为三个月,年利率36%,若逾期则按60%年利算。

2014年下半年房产行情不好,资金无法回笼,向龚逸群借款的4000万又出现了逾期,在龚逸群及其律师施某某威胁、恐吓下,吴军荣写下承诺书由其管理公司印章,约定11月份还款,无奈之际吴军荣又向江苏南通刘伯香借款救场。

刘伯香趁机以走空账的形式归还了先前通过江苏银行公司委托贷款6000万元加利息1000万元,后又借了8000万元左右,合计以其相关联人员以购房款名义走账1.53亿元至刘伯香空账的公司账号,实际是借到了8000多万元。

2014年11月中旬,吴军荣将刘伯香处拆借来的资金归还给了龚逸群2000万元,利息支付了160万元,其还不肯交还公章,阻碍公司办证预售许可证,出手抢走南通刘伯香手下财会人员的荣建公司财务章。逼迫吴军荣抵押给其六套排房,市值4000万元,龚逸群还是不肯归还公章,导致公司不能开盘预售,工程被迫暂停。

2015年春节将至,荣建公司由于被高利所害,致资金链断缺,出现年底农民工讨薪,闹的浦江县沸沸扬扬,无奈之下,年关的时候为了解决农民工工资的问题,劳动局出面低价向社会预售了5套排房280万元/套,总计1400万元用于解决农民工的问题,工程在2015年春节停工。

2015年2月7日为了渡过难关,项目能及时复工,吴军荣又同南通刘伯香去商量资金事宜,刘伯香提出将吴军荣在荣建公司67%股权以转让的形式临时受让给他,他来出后续资金,待开盘后,刘伯香及其相关人员投资本金、利息收回后再转让回吴军荣。并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一份,但转让款分文未付。

2015年3月19日,浦江县官员黄炳立(已入监),指示张建人勾结放贷人龚逸群(质押有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印章)串通南通市刘伯香达成三方非法协议,意欲非法霸占吴军荣拥有的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67%的股份。

2015年3月20日,刘伯香以付款为由,将吴军荣调离浦江县。黄炳立利用职务便利,疏通好税务、市场监管局等部门,张建人利用吴军荣与刘伯香2015年2月7日签订的转让协议,和质押有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印章的龚逸群,来到到浦江市场监督管理局,非法办理了吴军荣在荣建公司的法人、股权变更手续。

浦江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官员黄建红利益熏心,违反国家有关法律、法规,指示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将吴军荣拥有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67%股份,在吴军荣本人未亲自到场确认、未签字同意、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变更至南通亚伦房地产公司名下,致使吴军荣前后辛苦数年时间创办的公司,被以贪腐官员黄炳立、黄建红、张建人、刘伯香、龚逸群合伙轻松霸占。

浦江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办理企业登记业务的工作人员,不能依法坚持工作原则,他们和黄建红帮凶侵占他人财产的违法行为是否涉嫌犯罪?

吴军荣股权被侵占后,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讼案不断,吴军荣和借款第三人以及刘伯香各方面达不到一致,使项目停工,导致烂尾。

2015年4月2日,债权人何莺莺向义乌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撤销被告吴军荣将其持有的荣建公司67%的股权转让给第三人南通亚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义乌市人民法院下发(2015)金义商初第217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撤销被告吴军荣将其持有的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36.297%的股权转让给第三人南通亚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行为。

该团伙看到霸占吴军荣全部的股份不成,由南通亚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向浙江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15年9月17日,经过审理,浙江省金华市中级法院下发(2015)浙金商终字第1846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6年6月24日,浦江县委、县政府为了加强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影响社会稳定相关问题的协调工作,成立了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协调处置工作组,由县府办傅国方任工作组长,协调处置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的相关问题。

这本是有利于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发展的好事,但腐败分子黄炳立坐不住了,有政府工作组坐阵,黄炳立等团伙不能胡做非为了。

黄炳立等人迅速对傅国方进行腐化,傅国方看清了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的发展形势,也想从中捞一把好处,因此和黄炳立等人一拍即合,违背县委、县政府的英明决策,加速了对吴军荣及债权人的财产侵占。

为彻底清除吴军荣对公司的影响,彻底控制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工作组在傅国方的指示下赶走了原来的工程队,原工程队不配合他们工作,便将工程队包工头以莫须有的罪名实行刑拘,并强行拆除工棚、脚手架、塔吊等,致使工程队损失上亿元。之后引进了黄炳立、傅国方新找的工程队“凯天建设公司”进驻进行施工。

2017年12月5日,浙江高院下发(2016)浙民再87号民事裁定书,撤销金华市中级法院下发的(2015)浙金商终字第1846号民事判决书和义乌市法院下发的(2015)金义商初第2172号民事判决书。

2018年7月,黄炳立因违法、违纪被金华纪委双规,据其供述:其利用任浦江浦阳街道书记的职务便利,向金华投资公司借了6000万用于股权转让,并将自己分得的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30%的股份,挂在其朋友赵剑峰名下。黄炳立、张建人、刘伯香、龚逸群、市场监管局黄建红等人相互勾结,内外联手,串通设局侵占吴军荣股权的黑恶罪行才大白天下。

浦江县腐败官员黄炳立的落马,震慑了以傅国方为首的团伙,这帮黑恶势力团伙更加小心谨慎。因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向外担保债务高达8亿元,若不洗白无利可图。在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协调处置工作组组长傅国方的策划、指导下,他们用更高明的手段转嫁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的债务。

由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新任法人张建人向浦江法院申请破产,意图侵吞、洗白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的资产,来逃避有效的司法判决的执行。

2018年10月25日,在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协调处置工作组组长傅国方的指导干预下,浦江县人民法院下发(2018)浙G726破申9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如下:受理申请人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

该裁定书指定金华迎鸽律师事务所为管理人,由于迎鸽律师事务所管理人在工作中遵纪守法。所以触动到张建人、傅国方、刘伯香这帮黑恶团伙的利益。傅国方指示张建人和凯天建设公司,故意找人天天闹事,无事生非,故意找茬。使该管理人在浦江工作不能正常运行,被迫提出辞职。

傅国方等人通过运作将浦江泓哲会计事务所陈振荣指定为破产管理人,管理人陈振荣受命于工作组傅国方和刘伯香的指令。

在傅国方等人的授意下,法官刘波直接指定《浙江八婺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为评估机构,该评估机构实际系破产清算中的申报债权人,不具备评估资格,在评估破产企业土地价值时不顾近年土地价格上涨的事实,而按2013年中标价格评估,为避免债权人提出异议,破产管理人陈振荣没有在拍卖前向债权人公开评估报告,在拍卖成交后第三次债权人大会时才分发公开了评估报告,使所有债权人失去对评估价值提异议的程序和机会。

在傅国方等人运作下,此次拍卖严重违反《拍卖法》的有关规定,故意设置拍卖方案、拍卖公告、竞拍人的6大报名条件障碍,拍卖起拍价、拍卖时间等其他条件都没有通过债权人表决,根据南通亚伦房地产公司的条件而设置竞拍条件,严重违背拍卖法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傅国方、破产管理人陈振荣、张建人、刘伯香非法勾结运作下,2020年2月20日,市值14亿元的《荣建臻园》项目被南通亚伦公司刘伯香以5.2亿元中标,报名竞买者只有这指定性一家公司,这是人为操作的拍卖竞标。

拍卖的5.2亿元被破产管理人陈振荣分别存入7家银行,这笔资金将何去何从?在傅国方、破产管理人陈振荣、张建人、刘伯香非法勾结运作下,最大的债权人利益没得到丝毫保证!吴军荣前后辛苦数年时间创办的公司、创立的项目被人为彻底侵吞,吴军荣本人及其名下其他公司作为债权人,背负数亿元的债务,破产管理人陈振荣和法官刘波违规虚假确认债权,将刘伯香,刘斌等借款确定为优先债权,利用职权进行利益输送。

浦江县官员黄炳立、傅国方、黄建红、张建人,商人刘伯香、龚逸群、破产管理人陈振荣等人,为了利益结成团伙,他们有的为了巨额利益利用手中权力及职务便利违法乱纪,有的利用手中资金为所欲为,将党纪国法抛在脑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黄炳立已被党纪国法严惩,剩余的违法乱纪分子必被党纪国法不容。

吴军荣及众多债权人相信党、相信政府、相信纪监政法部门的反腐决心,他们正奔走在各级政法、纪监部门的维权路上,势与违法乱纪分子斗争到底。

本网对事情的进一步发展,将继续进行关注!

原文链接:http://www.dfzd8.com/new/2021/guonei_0426/3537.html

(编辑:岳明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6026517号 中商法治网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