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扬中通灵公司为了侵占巨额利益企图谋害合作方遭投诉

2020-08-05 14:43:25 来源:法治民生 字体:

全国扫黑除恶工作会议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强调,扫黑除恶要在“打伞破网”上再发力再突破,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贪赃枉法、徇私舞弊,危害极大、影响恶劣。能否彻底摧毁其“保护伞”,是对纪检监察机关和政法机关依纪依法办案能力的现实考验,也是对各级领导干部斗争精神和担当魄力的直接检验。“打伞破网”,就是要以实际战果来激励斗志、弘扬正气,展示各级领导干部敢于斗争、敢于担当的精气神。

近日本社接到扬中市民杨怀本的投诉:“关于江苏通灵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严荣飞、总经理李前进买凶伤人、涉黑犯罪和其“保护伞”的举报。(采用三种恶毒手段,独占利益,①花巨资组织外地多批次黑势力行凶杀人,隐蔽性强。②伙同公安、政法等系统一些有权有势的“保护伞”官员,制造伪证假证,以合同诈骗理由想让我入刑。③利用政法界大量“保护伞”贿赂腐蚀法院官员,为他们颠倒黑白,“莫须有”判案赢官司。)

杨怀本在二0一七初向扬中市公安局局长当面举报通灵股份严荣飞、李前进二人雇凶杀人,杨怀本所提证据已经很确凿,当时吴局长很快签字安排侦查,但一月未到情况就变化了,因为吴局长已与被举报者成了朋友。所以至今十分明了的案子直到现在被扬中公安局压案不查,在当前扫黑除恶的形势下,扬中公安局如此作为,杨怀本愤愤不平,恳请领导指示侦查。

一、案发的原因

1、2016年底,江苏通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灵公司)经中介人谢其福、王旭莹介绍,由董事长严荣飞、总经理李前进率员对僵尸光伏项目进行了多次实地考察,在尽职调查的基础上,通灵与扬中市诚和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和公司)就安徽寿县双庙光伏电站项目签订了合作协议。

2、如果项目如期建成,收益巨大,按预算双方收益均在数千万元以上。

3、2017年春节前后,出于独占利益的目的,通灵公司首先违背合作协议的规定,单方面签订采购合同,不按约定提供资金,导致项目建设进度严重迟延。

4、由于项目建设原因,通灵公司找茬与诚和公司发生争议,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通灵公司出百万巨资雇佣南通籍黑社会人员,敲诈、威胁、恐吓、跟踪伏击,并用撞车等极其危险的方式袭击我。

5、项目建成并网后,通灵公司再次违背协议,与项目公司勾结非法将全部股权过户至通灵公司名下,将诚和公司彻底踢出局外。

6、诚和公司只能就项目公司将股权100%转至通灵公司违约行为提出诉讼,严荣飞通过刘正道(系通灵公司董事长助理,原扬中公安局领导)认识扬中市人民法院院长岳益民,经岳益民安排,严荣飞及代理律师赵万明在开庭前与承办法官黄良明(承诺打赢官司20万奖励,有证人)私下见面,导致案件未审先决,诚和公司一个月内被“颠倒黑白,牛头不对马嘴”判一审败诉。

(实名举报给扬中纪委杳无音信)

7、案件上诉到镇江中院后,岳益民和镇江政法委马姓领导充当掮客多次将中院领导和主审戴姓法官请至严荣飞私人会所内,除了请吃还馈赠贵重物品,期间严多次去镇江进行公关,8个多月后案件发回重审,但依然处于不公审理的氛围中。例案件重审20号开庭提前通知通灵公司,而我方直至开庭前一日19号才接到电话,在我方强烈抗议下才延迟,并换了审理法官。(丁剑峰同样也是枉法莫须有判案)

8、通灵公司在黑恶势力无法让我方屈服的情况下,用白道想让杨怀本入刑,恶人先告状,于2017年上半年,由严荣飞指挥其法律顾问赵成祥(原扬中公安局副局长提前退休)、董事长助理刘正道(原扬中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领导)、并请扬中市政法委领导于某某等帮忙在开发区派出所诬告杨怀本合同诈骗,花五十余万买中介人王旭莹作伪证,意图使杨怀本受到刑事处罚,侦查快三年了,公安未给任何答复。

二、严荣飞、李前进涉黑犯罪的事实

1、2017年3月,严荣飞和杨怀本在中介人谢其福处就项目建设中光伏板采购事宜进行交涉时(李前进不经我方同意直接签订合同),因双方未达成协议,严荣飞离开几分钟后,在楼下等候的李前进就带了自家豢养精于搏击的六、七个打手气势汹汹的闯入会谈场所,对杨怀本进行谩骂、威胁、恐吓并欲殴打,(当时李前进狂言:“把公安局长的姐夫打进了医院,又能怎样?你给我老实点!”)后来在中介人谢其福的调停下才不至于让事态恶化。二十分钟左右,严荣飞装模作样将一帮打手带走。

2、为逼迫杨怀本离开合作项目,达到独自侵吞合作利润的目标,在严荣飞的授意下,李前进在南通雇佣黑社会犯罪组织人员(三批次)长时间(六个月)多次对杨怀本跟踪、伏击、威胁和恐吓等。在发现住所周围始终有几辆外地牌照的小轿车监视、跟踪杨怀本一家人的行踪。杨怀本采取措施成功地抓获并策反了南通黑社会组织中的一名扬中籍的犯罪分子(后在扬中市公安局投案,但是公安并不侦查),得知,他仅是其中一路行动人员,另一路也是南通籍的外地作案人员。他们被雇佣的目的,就是通过制造车祸的方式(本人比较喜欢饮酒),让我酒后车损人亡还不用承担责任,无法与之分利,太恶毒了!在严荣飞和李前进的逼迫下,投案人员说,如不行动,南通方面将另派人动手,后果无法预料,要求我们配合撞车。迫于无奈,我方只能配合,2017年6月29日晚,陈芗(我爱人)刚驾驶苏A8Y1A3小轿车(刚买二个月30万新车)从家驶上公路,被埋伏在附近的小车撞击。由于没有将我撞死、撞伤,严荣飞和李前进不满意撞击结果,决定更换新的作案人员。投案人向杨怀本方反映了这一情况,提供了上线人员及车辆特征,并敲诈杨怀本人民币3万元。根据其提供的信息,杨怀本向八桥派出所通报了,派出所依据提供的信息在八桥汽车站附近,抓获预谋作案的一部车子上的两名犯罪人员,可惜的是上述二名嫌疑人员(现在其中一人在南通因涉黑被抓,一人在逃,并交待与李前进认识)被带至派出所审查了一会儿,就由扬中市检察院姚某打电话说情将他们放走。其他还有数次跟踪、威胁、均有报警记录。(但公安一概不理睬)

3、他们不光花钱雇人犯案。还常年豢养一大批善于搏击的打手,形成了有组织、有分工的团伙,不仅仅针对我们这样的合作伙伴,对无辜人员也是随意殴打。典型的一例,现扬中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的姐夫,仅因为泊车与李前进老婆发生口角,其手下保镖就出手将其殴打致伤入院,在得知伤者是公安局副局长姐夫后,严荣飞小舅子孙某某(原派出所所长)和葛某某(公安局原副局长)检察院姚某一起出面调停,在支付了几十万元赔偿金后事情平息。

4、此处,严荣飞和李前进豢养的打手先后多次在市区及开发区殴打他人,事后均被通灵公司出资调解处理,受害者往往是敢怒不敢言。通常的套路是,严荣飞和和李前进的“保护伞”出面协调关系,公司出钱解决。

三、现有的证据情况:

杨怀本举报严荣飞、李前进涉嫌犯罪有以下证据

1、(包括我在内的)被害人的陈述,其他被打者如公安局副局长姐夫也可调查;

2、证人所言(如谢其福等人的证言);(证明材料已被公安内部人员复印给严、李二人)

3、被策反的犯罪人员的电话录音记录(所交代的犯罪经过等),跟踪车辆的照片、敲诈时的现场照片等;

4、被派出所抓获两人及在扬中市公安局投案的记录材料;

5、被策反对象交待的上线犯罪分子(认识严、李)的情况(线索材料);

6、相关案件参与人可调查作证;(扬中公安局根本不侦查)

7、公安机关的相关报案记录凭据。

8、与刑大案情谈话录音(公开录音),证明在南通被抓跟踪者涉黑,并与李前进交好。

四、越级举报的原因:

我们之所以越级举报是因这这么明了的案件,扬中市公安局从上到下就是不侦查,是因为江苏通灵公司在地方的势力太过强大,通灵电器是扬中“明星企业”,严荣飞是镇江市人大代表,李前进是镇江市劳模,他们时常说跟书记、市长关系如何如何好,跟公检法领导关系如何硬。总之,(现在证实了他们关系确实强硬)保护重重,当地公安机关、政法部门难作为,相关领导充当保护伞,为其逃避法律制裁提供帮助。比如,在八桥派出所抓获李前进雇佣的预谋撞击我的两名嫌疑人后,姚某亲自打电话话让八桥派出所放人。另外,还为其他涉黑犯罪团伙提供保护。(陆某某暴力放贷、收贷,据称其中有一当事人死在新坝河里)

2、岳益民,时任扬中市人民法院院长,毫无顾忌直接插手诚和公司与通灵公司的股权纠纷案。一审时安排严荣飞律师赵某某与其代理律师赵万明在开庭前与主办法官黄良明见面,导致黄良明未审先决(庭审时黄良明就象是一个被告的律师,庭审录像可以证明),走过场的开完庭后,随即颠倒黑白,牛头不对马嘴判决诚和公司败诉;案子上诉到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后,其又充当掮客,帮忙搞定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些领导,邀请中院领导(包括主审法官戴某某,最后也是颠倒黑白,莫须有判案。本人奇怪,难道二审法官也分不清是否黑白吗?)一行人一起到严荣飞的会所里接受吃请,并收到馈赠物品。

3、赵成祥,原扬中市公安局副局长,现任通灵公司法律顾问。在诚和公司与通灵公司股权纠纷一案中,赵成祥作为代理人,同荣严飞、刘正道一起与扬中市人民法院的一些领导沟通,让法院领导直接干预此案,后该案被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如既往无任何依据“莫须有”判我方败诉。

严荣飞与赵成祥、刘正道等人合谋,以免除王旭莹债务、另行奖励几十万元人民币为诱饵,让王旭莹作伪证(可以想象其他有权有势的保护伞明目张胆、毫无顾忌、莫须有判案将得到多少实惠,从此事可见一斑);安排通灵公司董事长助理刘正道、赵成祥等人前往扬中市开发区派出所一起以捏造的材料状告我合同诈骗;赵成祥利用开发区派出所所长是其老部下的有利条件,让其安排警力侦查;同时严荣飞带领刘正道等人找刚上任扬中市政法委书记于某某(严荣飞的老朋友),由于某某向公安机关施压,要求立案侦查,意图使我被追究刑事责任。(当时公安立刻出动了大量人力侦查)

4、葛某某,原扬中市公安局副局长,2017年退休,在职期间及退休后,充当通灵公司的保护伞。每当李前进豢养的打手殴打无辜、致人伤害的时候,其出面让相关派出所大事化小,将刑事案件作民事纠纷处理,通常的套路是:葛某某出面协调关系,李前进花钱了事。

5、孙某某,系严荣飞的内舅,曾长期担任扬中市三茅镇副镇长、城西派出所所长、治安大队大队长。每当李前进安排的人实施了不法行为时(比如殴打他人),其也会出面找相关派出所的领导疏通关系,通过请客送礼的方式,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6、开发区派出所王、刘两所长用虚假的侦察材料帮严、李在法院打官司做伪证。(二审已证实,材料虚假)。

上述人员经常与严荣飞一起密谋,为严荣飞及其公司实施的或拟实施的行为出谋划策,要么是为不法行为善后,要么是帮严荣飞拉关系、走后门。由于这些保护伞,加上自身内部的打手势力,导致有权的领导不安排查,查案的公安民警不敢查,事件的真相揭不开,举报人气愤而无奈。

杨怀本经过一年时间千辛万苦的调查,发现严荣飞、李前进在扬中的公、检、法、政界关系非同一般,(实名举报到扬中市委、扬中纪委、扬中政法委、镇江中级法院等全部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扬中是没办法查下去,希望省、中央能办理此案,我将提供一年收集的比较全的(扬中、镇江)人员资料、证人证言给领导。希望你们扫除通灵公司的保护伞,打击这些为非作歹的黑恶势力,还社会一个公道”。

陈一新说:人民群众不仅关注涉黑涉恶犯罪分子是否被绳之以法,还关注背后的“保护伞”是否被打掉,黑恶势力是否会借助“保护伞”卷土重来。“打伞破网”,就是要积极回应人民群众的关切,拿出决胜姿态和雷霆行动,同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斗争到底,切实维护好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编辑:范红敏)

原文链接:http://huaxiaxw.xyz/20200805/0P510262020.html

(编辑:岳明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6026517号 中商法治网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