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2019-03-29 16:56:07 来源:网络 字体: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无辜被打入院治疗46天不治身亡漯河市公安局天桥分局不懈努力七个多月苦苦寻找“死亡与被打无关”的证据

我叫薛桂荣,身份证号:411121196809250023,家住河南省漯河市中储粮漯河直属库家属院,电话:13939598985,我丈夫王九生在家属院无故被打,被打后入院治疗46天不治身亡,漯河市公安局天桥街分局不但没有缉拿行凶者归案,反而帮助凶手开脱罪名,苦苦寻找我丈夫王九生的死与当时挨打没有关联的证据,时至今日行凶者依然逍遥法外,而我含冤屈死的丈夫尸体还在太平间停放,不能入土为安,冤屈无处伸张。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2018年6月29日晚上,经家属院(中央储备粮漯河直属库南家属院)多家商议,由每个家庭兑菜在家属院搞周末聚餐活动,聚餐参加人数大约二十多人,时间从晚上七点左右开始,聚餐进行到十点左右,大家陆续散至剩余十三人在院内乘凉,这时安向军(行凶者)从院外回来,当时在场的李艳秋和安向军打了个招呼,安向军停下来站在王九生面前指着王九生说:“我早就想打你了”,接着安向军用胳膊揽着王九生的脖子打他的头,并用脚猛跺王九生,当时王九生就被安向军揽的喘不过来气,在场聚会的人赶忙站起来劝阻,并把安向军强行拉走,没过几分钟,安向军又下楼回来对王九生进行殴打,王九生忍者疼痛坐在板凳上一动不敢动,在场的李广州说:“九儿你的腿肿了,脚也流血了。”当时王九生腿上就肿了一个鸡蛋大的包。

平时我丈夫和邻里无冤无仇和睦相处,安向军对我丈夫王九生的头、颈、腿等多处进行殴打,受伤部位多处肿胀疼痛难忍且郁闷纠结,次日便到漯河第一人民医院一分院住院治疗,同时向漯河市公安局天桥街分局报了案。7月11日晚上,我丈夫王九生突然病情加重,被转送到漯河市中心医院进行抢救,当天晚上医生给我们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虽然经过努力抢救但是一直深度昏迷在EICU病房住了三十三天,最终于2018年8月14日早上不治身亡。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让我们不能接受的是我丈夫王九生被打住院治疗期间,漯河市公安局天桥街分局对我们的报案一直不管不问,直到我丈夫住进EICU病房,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给承办案件的蒋三友警官打了六个电话,并且说明了我丈夫的危急情况,他们才对行凶者安向军行政拘留八天,办案警官蒋三友还补写一份材料让我签字,并且要求我签6月30号的日期,我对蒋三友警官说:“今天是7月16日,你为啥让我签6月30号的日期?”蒋警官说:“现在公安有新规定,可以补签以前的日期”。对于公安人员的弄虚作假行为我拒绝了签字。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2018年8月23日漯河市公安局请来了洛阳的法医,对我丈夫王九生的尸体进行尸检,9月30日中午,蒋三友警官通知我尸检报告出来了,让我去天桥街公安分局拿。尸检报告出来后,我作为家属一直等待公安机关立案侦察,因无故挨打导致我丈夫死亡,在苦苦煎熬中等待了几个月,12月28日天桥街公安分局竟然通知我说不予立案,我找到一把手张建国局长要个说法,并提出如果不予立案应该有“不予立案通知书”,张局长说:“现在公安办案是终身制,就没有不立案通知书这回事,派出所经办人不知道,他是胡说哩”。蒋三友警官说:“局里不给我们立案,可以给我们一个不立案的通知书”,而作为一把手的张建国局长竟然说“公安局里没有这个不立案通知书”。在同一个公安局,竟然有两种说法?这个天桥街公安分局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吗?这个代表着公权的国家机器是在为人民保驾护航吗?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家属薛桂荣说,我们之前并没有签字申请做第二次尸体鉴定,漯河市公安局天桥分局是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第二次尸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九条对于死因不明的尸体,公安机关有关进行解剖,并且通知死者家属到场,而二次尸检家属根本不知情。让我们不能理解的是既然符合被打诱发疾病发作最终导致死亡,为什么就不追究打人者的责任呢?而且作为公安机关一拖再拖努力寻找死亡和被打无关的证据?按无罪推定打人并且造成严重后果无罪?这是什么逻辑?法律支持打人至病?法律不保护弱者?人命关天啊!谁在践踏生命践踏法律?我要问问中国法律,我要问问漯河市天桥街公安分局,我要问问张建国局长,生命在你们手里是什么?是你们手中的玩偶吗?是你们私下的交易吗?作为死者家属,我们渴求正义,我们期待公平,我们日思夜盼盼来的是玩弄公权的大笔一挥“不予立案”!这个世界正义缺失了还会有什么?我们什么都没有了,只有眼前无限的黑暗!让公众为你们的行为打分吧,世间自有公道!

我要问问苍天,我们老百姓在这样的警察保护下能安居乐业吗?一条鲜活的生命突然间就没了!行凶者逍遥法外,受害者无处伸冤,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天下吗?九个多月过去了,逝者王九生至今还在太平间躺着,他的冤魂有处归吗?他的亲人能安心吗?我们这样的普通家庭每天都承担着巨大的费用,这是新时代的公平正义吗?谁能主持公道?谁能抚慰亡灵?谁能伸张正义?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无辜被打入院治疗46天不治身亡漯河市公安局天桥分局不懈努力七个多月苦苦寻找“死亡与被打无关”的证据

我叫薛桂荣,身份证号:411121196809250023,家住河南省漯河市中储粮漯河直属库家属院,电话:13939598985,我丈夫王九生在家属院无故被打,被打后入院治疗46天不治身亡,漯河市公安局天桥街分局不但没有缉拿行凶者归案,反而帮助凶手开脱罪名,苦苦寻找我丈夫王九生的死与当时挨打没有关联的证据,时至今日行凶者依然逍遥法外,而我含冤屈死的丈夫尸体还在太平间停放,不能入土为安,冤屈无处伸张。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2018年6月29日晚上,经家属院(中央储备粮漯河直属库南家属院)多家商议,由每个家庭兑菜在家属院搞周末聚餐活动,聚餐参加人数大约二十多人,时间从晚上七点左右开始,聚餐进行到十点左右,大家陆续散至剩余十三人在院内乘凉,这时安向军(行凶者)从院外回来,当时在场的李艳秋和安向军打了个招呼,安向军停下来站在王九生面前指着王九生说:“我早就想打你了”,接着安向军用胳膊揽着王九生的脖子打他的头,并用脚猛跺王九生,当时王九生就被安向军揽的喘不过来气,在场聚会的人赶忙站起来劝阻,并把安向军强行拉走,没过几分钟,安向军又下楼回来对王九生进行殴打,王九生忍者疼痛坐在板凳上一动不敢动,在场的李广州说:“九儿你的腿肿了,脚也流血了。”当时王九生腿上就肿了一个鸡蛋大的包。

平时我丈夫和邻里无冤无仇和睦相处,安向军对我丈夫王九生的头、颈、腿等多处进行殴打,受伤部位多处肿胀疼痛难忍且郁闷纠结,次日便到漯河第一人民医院一分院住院治疗,同时向漯河市公安局天桥街分局报了案。7月11日晚上,我丈夫王九生突然病情加重,被转送到漯河市中心医院进行抢救,当天晚上医生给我们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虽然经过努力抢救但是一直深度昏迷在EICU病房住了三十三天,最终于2018年8月14日早上不治身亡。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让我们不能接受的是我丈夫王九生被打住院治疗期间,漯河市公安局天桥街分局对我们的报案一直不管不问,直到我丈夫住进EICU病房,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给承办案件的蒋三友警官打了六个电话,并且说明了我丈夫的危急情况,他们才对行凶者安向军行政拘留八天,办案警官蒋三友还补写一份材料让我签字,并且要求我签6月30号的日期,我对蒋三友警官说:“今天是7月16日,你为啥让我签6月30号的日期?”蒋警官说:“现在公安有新规定,可以补签以前的日期”。对于公安人员的弄虚作假行为我拒绝了签字。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2018年8月23日漯河市公安局请来了洛阳的法医,对我丈夫王九生的尸体进行尸检,9月30日中午,蒋三友警官通知我尸检报告出来了,让我去天桥街公安分局拿。尸检报告出来后,我作为家属一直等待公安机关立案侦察,因无故挨打导致我丈夫死亡,在苦苦煎熬中等待了几个月,12月28日天桥街公安分局竟然通知我说不予立案,我找到一把手张建国局长要个说法,并提出如果不予立案应该有“不予立案通知书”,张局长说:“现在公安办案是终身制,就没有不立案通知书这回事,派出所经办人不知道,他是胡说哩”。蒋三友警官说:“局里不给我们立案,可以给我们一个不立案的通知书”,而作为一把手的张建国局长竟然说“公安局里没有这个不立案通知书”。在同一个公安局,竟然有两种说法?这个天桥街公安分局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吗?这个代表着公权的国家机器是在为人民保驾护航吗?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家属薛桂荣说,我们之前并没有签字申请做第二次尸体鉴定,漯河市公安局天桥分局是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第二次尸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九条对于死因不明的尸体,公安机关有关进行解剖,并且通知死者家属到场,而二次尸检家属根本不知情。让我们不能理解的是既然符合被打诱发疾病发作最终导致死亡,为什么就不追究打人者的责任呢?而且作为公安机关一拖再拖努力寻找死亡和被打无关的证据?按无罪推定打人并且造成严重后果无罪?这是什么逻辑?法律支持打人至病?法律不保护弱者?人命关天啊!谁在践踏生命践踏法律?我要问问中国法律,我要问问漯河市天桥街公安分局,我要问问张建国局长,生命在你们手里是什么?是你们手中的玩偶吗?是你们私下的交易吗?作为死者家属,我们渴求正义,我们期待公平,我们日思夜盼盼来的是玩弄公权的大笔一挥“不予立案”!这个世界正义缺失了还会有什么?我们什么都没有了,只有眼前无限的黑暗!让公众为你们的行为打分吧,世间自有公道!

我要问问苍天,我们老百姓在这样的警察保护下能安居乐业吗?一条鲜活的生命突然间就没了!行凶者逍遥法外,受害者无处伸冤,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天下吗?九个多月过去了,逝者王九生至今还在太平间躺着,他的冤魂有处归吗?他的亲人能安心吗?我们这样的普通家庭每天都承担着巨大的费用,这是新时代的公平正义吗?谁能主持公道?谁能抚慰亡灵?谁能伸张正义?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无辜被打入院治疗46天不治身亡漯河市公安局天桥分局不懈努力七个多月苦苦寻找“死亡与被打无关”的证据

我叫薛桂荣,身份证号:411121196809250023,家住河南省漯河市中储粮漯河直属库家属院,电话:13939598985,我丈夫王九生在家属院无故被打,被打后入院治疗46天不治身亡,漯河市公安局天桥街分局不但没有缉拿行凶者归案,反而帮助凶手开脱罪名,苦苦寻找我丈夫王九生的死与当时挨打没有关联的证据,时至今日行凶者依然逍遥法外,而我含冤屈死的丈夫尸体还在太平间停放,不能入土为安,冤屈无处伸张。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2018年6月29日晚上,经家属院(中央储备粮漯河直属库南家属院)多家商议,由每个家庭兑菜在家属院搞周末聚餐活动,聚餐参加人数大约二十多人,时间从晚上七点左右开始,聚餐进行到十点左右,大家陆续散至剩余十三人在院内乘凉,这时安向军(行凶者)从院外回来,当时在场的李艳秋和安向军打了个招呼,安向军停下来站在王九生面前指着王九生说:“我早就想打你了”,接着安向军用胳膊揽着王九生的脖子打他的头,并用脚猛跺王九生,当时王九生就被安向军揽的喘不过来气,在场聚会的人赶忙站起来劝阻,并把安向军强行拉走,没过几分钟,安向军又下楼回来对王九生进行殴打,王九生忍者疼痛坐在板凳上一动不敢动,在场的李广州说:“九儿你的腿肿了,脚也流血了。”当时王九生腿上就肿了一个鸡蛋大的包。

平时我丈夫和邻里无冤无仇和睦相处,安向军对我丈夫王九生的头、颈、腿等多处进行殴打,受伤部位多处肿胀疼痛难忍且郁闷纠结,次日便到漯河第一人民医院一分院住院治疗,同时向漯河市公安局天桥街分局报了案。7月11日晚上,我丈夫王九生突然病情加重,被转送到漯河市中心医院进行抢救,当天晚上医生给我们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虽然经过努力抢救但是一直深度昏迷在EICU病房住了三十三天,最终于2018年8月14日早上不治身亡。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让我们不能接受的是我丈夫王九生被打住院治疗期间,漯河市公安局天桥街分局对我们的报案一直不管不问,直到我丈夫住进EICU病房,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给承办案件的蒋三友警官打了六个电话,并且说明了我丈夫的危急情况,他们才对行凶者安向军行政拘留八天,办案警官蒋三友还补写一份材料让我签字,并且要求我签6月30号的日期,我对蒋三友警官说:“今天是7月16日,你为啥让我签6月30号的日期?”蒋警官说:“现在公安有新规定,可以补签以前的日期”。对于公安人员的弄虚作假行为我拒绝了签字。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2018年8月23日漯河市公安局请来了洛阳的法医,对我丈夫王九生的尸体进行尸检,9月30日中午,蒋三友警官通知我尸检报告出来了,让我去天桥街公安分局拿。尸检报告出来后,我作为家属一直等待公安机关立案侦察,因无故挨打导致我丈夫死亡,在苦苦煎熬中等待了几个月,12月28日天桥街公安分局竟然通知我说不予立案,我找到一把手张建国局长要个说法,并提出如果不予立案应该有“不予立案通知书”,张局长说:“现在公安办案是终身制,就没有不立案通知书这回事,派出所经办人不知道,他是胡说哩”。蒋三友警官说:“局里不给我们立案,可以给我们一个不立案的通知书”,而作为一把手的张建国局长竟然说“公安局里没有这个不立案通知书”。在同一个公安局,竟然有两种说法?这个天桥街公安分局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吗?这个代表着公权的国家机器是在为人民保驾护航吗?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家属薛桂荣说,我们之前并没有签字申请做第二次尸体鉴定,漯河市公安局天桥分局是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第二次尸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九条对于死因不明的尸体,公安机关有关进行解剖,并且通知死者家属到场,而二次尸检家属根本不知情。让我们不能理解的是既然符合被打诱发疾病发作最终导致死亡,为什么就不追究打人者的责任呢?而且作为公安机关一拖再拖努力寻找死亡和被打无关的证据?按无罪推定打人并且造成严重后果无罪?这是什么逻辑?法律支持打人至病?法律不保护弱者?人命关天啊!谁在践踏生命践踏法律?我要问问中国法律,我要问问漯河市天桥街公安分局,我要问问张建国局长,生命在你们手里是什么?是你们手中的玩偶吗?是你们私下的交易吗?作为死者家属,我们渴求正义,我们期待公平,我们日思夜盼盼来的是玩弄公权的大笔一挥“不予立案”!这个世界正义缺失了还会有什么?我们什么都没有了,只有眼前无限的黑暗!让公众为你们的行为打分吧,世间自有公道!

我要问问苍天,我们老百姓在这样的警察保护下能安居乐业吗?一条鲜活的生命突然间就没了!行凶者逍遥法外,受害者无处伸冤,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天下吗?九个多月过去了,逝者王九生至今还在太平间躺着,他的冤魂有处归吗?他的亲人能安心吗?我们这样的普通家庭每天都承担着巨大的费用,这是新时代的公平正义吗?谁能主持公道?谁能抚慰亡灵?谁能伸张正义?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无辜被打入院治疗46天不治身亡漯河市公安局天桥分局不懈努力七个多月苦苦寻找“死亡与被打无关”的证据

我叫薛桂荣,身份证号:411121196809250023,家住河南省漯河市中储粮漯河直属库家属院,电话:13939598985,我丈夫王九生在家属院无故被打,被打后入院治疗46天不治身亡,漯河市公安局天桥街分局不但没有缉拿行凶者归案,反而帮助凶手开脱罪名,苦苦寻找我丈夫王九生的死与当时挨打没有关联的证据,时至今日行凶者依然逍遥法外,而我含冤屈死的丈夫尸体还在太平间停放,不能入土为安,冤屈无处伸张。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2018年6月29日晚上,经家属院(中央储备粮漯河直属库南家属院)多家商议,由每个家庭兑菜在家属院搞周末聚餐活动,聚餐参加人数大约二十多人,时间从晚上七点左右开始,聚餐进行到十点左右,大家陆续散至剩余十三人在院内乘凉,这时安向军(行凶者)从院外回来,当时在场的李艳秋和安向军打了个招呼,安向军停下来站在王九生面前指着王九生说:“我早就想打你了”,接着安向军用胳膊揽着王九生的脖子打他的头,并用脚猛跺王九生,当时王九生就被安向军揽的喘不过来气,在场聚会的人赶忙站起来劝阻,并把安向军强行拉走,没过几分钟,安向军又下楼回来对王九生进行殴打,王九生忍者疼痛坐在板凳上一动不敢动,在场的李广州说:“九儿你的腿肿了,脚也流血了。”当时王九生腿上就肿了一个鸡蛋大的包。

平时我丈夫和邻里无冤无仇和睦相处,安向军对我丈夫王九生的头、颈、腿等多处进行殴打,受伤部位多处肿胀疼痛难忍且郁闷纠结,次日便到漯河第一人民医院一分院住院治疗,同时向漯河市公安局天桥街分局报了案。7月11日晚上,我丈夫王九生突然病情加重,被转送到漯河市中心医院进行抢救,当天晚上医生给我们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虽然经过努力抢救但是一直深度昏迷在EICU病房住了三十三天,最终于2018年8月14日早上不治身亡。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让我们不能接受的是我丈夫王九生被打住院治疗期间,漯河市公安局天桥街分局对我们的报案一直不管不问,直到我丈夫住进EICU病房,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给承办案件的蒋三友警官打了六个电话,并且说明了我丈夫的危急情况,他们才对行凶者安向军行政拘留八天,办案警官蒋三友还补写一份材料让我签字,并且要求我签6月30号的日期,我对蒋三友警官说:“今天是7月16日,你为啥让我签6月30号的日期?”蒋警官说:“现在公安有新规定,可以补签以前的日期”。对于公安人员的弄虚作假行为我拒绝了签字。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2018年8月23日漯河市公安局请来了洛阳的法医,对我丈夫王九生的尸体进行尸检,9月30日中午,蒋三友警官通知我尸检报告出来了,让我去天桥街公安分局拿。尸检报告出来后,我作为家属一直等待公安机关立案侦察,因无故挨打导致我丈夫死亡,在苦苦煎熬中等待了几个月,12月28日天桥街公安分局竟然通知我说不予立案,我找到一把手张建国局长要个说法,并提出如果不予立案应该有“不予立案通知书”,张局长说:“现在公安办案是终身制,就没有不立案通知书这回事,派出所经办人不知道,他是胡说哩”。蒋三友警官说:“局里不给我们立案,可以给我们一个不立案的通知书”,而作为一把手的张建国局长竟然说“公安局里没有这个不立案通知书”。在同一个公安局,竟然有两种说法?这个天桥街公安分局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吗?这个代表着公权的国家机器是在为人民保驾护航吗?

在河南漯河打人诱发疾病最终死亡可以不追究责任

家属薛桂荣说,我们之前并没有签字申请做第二次尸体鉴定,漯河市公安局天桥分局是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第二次尸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九条对于死因不明的尸体,公安机关有关进行解剖,并且通知死者家属到场,而二次尸检家属根本不知情。让我们不能理解的是既然符合被打诱发疾病发作最终导致死亡,为什么就不追究打人者的责任呢?而且作为公安机关一拖再拖努力寻找死亡和被打无关的证据?按无罪推定打人并且造成严重后果无罪?这是什么逻辑?法律支持打人至病?法律不保护弱者?人命关天啊!谁在践踏生命践踏法律?我要问问中国法律,我要问问漯河市天桥街公安分局,我要问问张建国局长,生命在你们手里是什么?是你们手中的玩偶吗?是你们私下的交易吗?作为死者家属,我们渴求正义,我们期待公平,我们日思夜盼盼来的是玩弄公权的大笔一挥“不予立案”!这个世界正义缺失了还会有什么?我们什么都没有了,只有眼前无限的黑暗!让公众为你们的行为打分吧,世间自有公道!

我要问问苍天,我们老百姓在这样的警察保护下能安居乐业吗?一条鲜活的生命突然间就没了!行凶者逍遥法外,受害者无处伸冤,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天下吗?九个多月过去了,逝者王九生至今还在太平间躺着,他的冤魂有处归吗?他的亲人能安心吗?我们这样的普通家庭每天都承担着巨大的费用,这是新时代的公平正义吗?谁能主持公道?谁能抚慰亡灵?谁能伸张正义?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182ccc89f0102ypks.html

(编辑:牟财源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6026517号 中商法治网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