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安徽长丰:民工工地发病身亡无人担责工程违法分包政府监管缺位

2020-07-30 21:20:38 来源:法治在线 字体:

安徽六安民工鲍远厚跟随包工头马佳虎于2020年5月到合肥市长丰县双墩镇金地自在城干活(贴石膏线)。

2020年6月26日下午6:00左右鲍远厚在金地自在城住宅小区工地施工中突感身体非常不适,随后被工友送往长丰县双墩中心卫生院进行紧急治疗后回到住处。27号中午到合肥第二人民医院进行治疗后返回住处,不料下午6:00左右病情加重,被送往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晚上8:40分经抢救无效死亡。

\

家属合法申诉 相关部门互相推卸责任

家属认为死者的死亡与工地的高强度劳动有直接的关系。从死者发病到死亡时间没有超过48小时,应该按工伤赔偿。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2)在工作岗位上突发与工作无关并没有导致立即死亡的疾病,但是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从死者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被工友送往医院救治,到死者第二天被急救车拉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没有超过48小时。因此,家属认为总承包单位——江苏江都集团应该按工伤进行赔偿。于是家属接连找到甲方(开发商金地集团合肥分公司)和施工单位(江苏江都集团),两家单位表示:死者没有死在工作岗位上,不算工伤,无法进行赔偿,并要求家属走法律程序解决此事。无奈,家属又找到长丰县人社局,人社局则让家属提供相关资料,先进行工伤认定。家属表示建设方和施工方都不愿提供相关证明和材料,工伤认定无法进行,人社局表示无能为力,同样建议家属走法律程序解决。家属又找到住建局,该局则认为不属于安全事故,他们管不了。投诉无门的情况下,家属选择上访,省信访局又把信访件批复给长丰县政府,县政府也是以没有工伤认定,政府无法干预为由一推了事。

\

媒体介入 违法分包 非法用工等问题露出水面

消费日报记者接到死者家属投诉后来到长丰县进行调查采访,在县住建局采访时被随后而来的县委宣传部新闻科汪科长阻止,并要求记者出示单位公函。记者几经解释无果,采访被迫中断。随后记者赶到总承包单位——江苏江都集团总部扬州,从江都集团了解到:双墩镇金地自在城住宅小区是他们集团下属的一个分公司承包的工程。建设合同备案里是精装修房子,但是他们并没有分包装饰装修工程项目,是甲方(金地集团合肥分公司)独立分包的,和他们没有关系。记者经了解获悉,甲方(金地集团合肥分公司)分包装饰装修项目工程涉嫌违法。因为一个建设工程只能有一个总承包,不经过总承包分包,且装饰装修项目工程无法进行备案,那么装饰装修所用的材料则有以次充好的嫌疑。而且项目完工后无法进行竣工验收。为了验证江苏江都集团所说装饰装修工程独立分包的事情,记者又来到金地集团合肥分公司,在几经交涉后记者也没有见到公司领导,也没有看到金地集团合肥分公司关于装饰装修项目的分包合同。

\

时隔一个星期,记者办理好公函,再次来到长丰县采访,并向县委宣传部提出采访县住建局。新闻科汪科长表示要向市委宣传部备案记者采访事项,并向宣传部领导汇报。如果宣传部领导不同意记者采访,则无法安排相关采访事宜。

死者家属向记者透露:据死者工友说,用工单位——上海隆古装饰装修公司没有和工人签订用工合同,也没有购买综合保险。据死者家属介绍,死者鲍远厚五年前就跟着马佳虎的父亲马文斌干活,其实真正的包工头就是马佳虎。而上海隆古装饰装修公司又把一部分装饰装修工程转包给合肥宅美装饰装修材料有限公司,公司法人马佳虎。期间并没有给参与施工的民工签订劳务合同,也没有购买综合保险。家属认为:上海隆古装饰装修公司已经涉嫌非法用工。

\

涉嫌违法分包的装饰装修项目工程在住建局没有备案 长丰县住建局监管缺位

由于采访受阻,记者没有从住建局得到关于金地自在城装饰装修项目工程的备案情况。记者从长丰县政务大厅查到了住建局建筑业管理科的电话,在电话中,住建局建管科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金地自在城装饰装修项目工程没有备案,更没有施工许可证。(建管科电话:0551-66690902)。另外需要声明的是:直到记者发稿时,长丰县委宣传部没有一个回复电话打给记者,更没有安排采访事宜。

来源:http://www.fazhigd.com/a/caijing/gupiao/1503.html

原文链接:http://www.fazhigd.com/a/caijing/gupiao/1503.html

(编辑:岳明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6026517号 中商法治网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